位置 :  主页 > 联系我们 >

突破离岸在岸的束缚

    三地互通的另一个重点,是如何突破现存的离岸在岸业务的束缚,逐步扩大大湾区内人民币跨境使用规模和范围。
 
    某股份行跨境业务负责人告诉记者,香港作为全球最大的人民币离岸市场,拥有全球最大的离岸人民币资金池,处理全球约七成的离岸人民币支付交易,是全球离岸人民币业务枢纽。通过合理分工、协作与协调发展,粤港澳大湾区将可进一步推进离在岸市场快速融合,发挥全球离岸人民币业务枢纽的功能。
 
    该负责人表示,随着中国企业做大做强,走出去的步伐加快,对中国金融机构离岸业务发展也提出了更高更快的要求。但目前国内监管对银行的离岸业务较为严苛,牌照限制相较越来越旺盛的资本流动需求,存在一定的不匹配。而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令湾区内的金融机构可以更为灵活的探索跨境金融新的融合与服务方式,金融机构与企业乐见其成。
 
    在已经出台的《内地与港澳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广东自贸区政策等框架下,多项贸易自由化政策、资本项目开放措施将会率先在大湾区内推出,跨境资本的高速流动,推动离岸在岸业务高速发展。
 
    广州市金融工作局局长邱亿通表示,内地和香港可以以大湾区建设为抓手,推进人民币跨境业务创新,推动跨境人民币双向融资、跨境双向人民币资金池、跨境发行人民币债券、跨境人民币结算等合作,促进离岸、在岸人民币资金互通。
 
    而从以往的成果看,与香港一衣带水的广东省利用自贸区的政策优势,一直在金融开放合作领域先行先试,搭建离岸人民币在岸服务中心。截至2017年末,广东自贸区入驻金融类企业7万家,居全国自贸区首位。而在跨境金融方面,广东以自贸区为核心推广本外币账户应用,跨境人民币结算累计业务量达13.87万亿元,跨境双向人民币资金池业务累计收付408亿元。
 
    随着大湾区的逐步建成与开放,这一成果还将继续扩大。
 
    深圳市商业保理协会会长尹江山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指出,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未来的方向一定是促进跨境资本流动,让我们的资本与金融服务走出去。金融业都在探讨如何抓住这个机遇,包括保理行业。
 
    深圳前海金融资产交易所CEO陈国钢则告诉记者,目前正在通过前交所探索打通人民币的跨境交易,通过交易所打通保理产品、不良资产、基金等等的跨境交易模式。在模式打通之后,才能够测算清楚成本,包括国际跨境的税务增本如何计算,如何连接境内外资金,如何提供服务,未来还需要哪些税务、政务甚至政策上的配合。大湾区的意义在于给了行业一个窗口,一个从无到有的机会。